首页 »

全球关注!中国提出共建"冰上丝绸之路",已取得积极进展

2019/10/10 1:52:43

全球关注!中国提出共建"冰上丝绸之路",已取得积极进展

2017年9月12日,中国货轮“天健”轮与“天乐”轮在楚科奇海与东西伯利亚海交界处的德朗海峡相遇。新华社发

 

“中国愿依托北极航道的开发利用,与各方共建‘冰上丝绸之路’。”1月26日,中国政府发表首份北极政策文件——《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其中有关共建“冰上丝绸之路”的表述引起世界的高度关注。

 

“中国公布北极丝绸之路计划”,英国广播公司在当天的报道中表示,中国将与俄罗斯等北极国家共同开发北极航道,这是“雄心勃勃的改变中国与欧洲以及其他地区陆海联系的更大计划的一部分”,这条航道将使中国获得一条比通过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更近的到达其他国家港口的运输通道。“从油气到拓展‘一带一路’建设,中国表示已准备好推动北极国际合作。”美国合众国际社报道指出。今日俄罗斯通讯社文章认为,白皮书体现了中国面向全世界开展北极合作的态度。

 

北极航道将大大改变全球航运格局

 

“要开展北极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落实好有关互联互通项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7月在莫斯科会见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时表示。4个月后在北京会见梅德韦杰夫时,习近平主席再次表示要共同开展北极航道开发和利用合作,打造“冰上丝绸之路”。

 

中国提出共建“冰上丝绸之路”,有着历史和现实基础。自1925年加入《斯匹次卑尔根群岛条约》以来,中国关于北极的探索不断深入,实践不断增加,活动不断扩展,合作不断深化。近几十年来,随着全球变暖,开发利用北极航道出现历史性机遇。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推进各国互联互通,自然而然成为“冰上丝绸之路”建设的倡导者和积极推动者。

 

“北极航道开通将促进环北极经济圈的整体增长,全球贸易和航运格局将发生重大改变。目前北极经济机会增大,但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缺口巨大,对中国市场、资金和技术有重大需求。”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杨剑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倡导多方合作共商共建北极“冰上丝绸之路”,并将经济合作的重点放在北极航道和能源合作开发的前瞻性投资上,着力为北极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数字化建设贡献力量。

 

北极航道包括东北航道、西北航道和中央航道。俄罗斯邀请与中国合作共建的东北航道西起西北欧北部海域,东到符拉迪沃斯托克,途经巴伦支海、喀拉海、拉普捷夫海、新西伯利亚海和白令海峡,是连接东北亚与西欧最短的海上航线。

 

2013年,中远海运集团所属“永盛”轮作为中国货轮首次航行在这条航道上。截至目前,中远海运集团旗下的中远海运特运公司在北极东北航道派出船舶10艘、执行14个航次任务。其中,2017年的5艘货船主要承运设备、钢材、纸浆等货物,探索中国商船北极东北航道的项目化、常态化运行。

 

中远海运芬兰公司总经理陈锋表示,中远海运芬兰公司正在研讨北极航道服务常态化的可能性。东北航道比传统航线节省时间和里程,正在成为连接东亚与欧洲的新航线,开发这一航线的商业潜力成为中远海运芬兰公司的新目标。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说,经北极航道从中国到荷兰鹿特丹估计只需要20天时间,而经苏伊士运河到鹿特丹目前需要航行48天。俄罗斯北极物流中心数据显示,2016年经由北极东北航道航行的船舶共297艘,比上一年增长35%。业内人士预测,随着北极海冰加速消融,中俄、中欧来往东北航道的船舶将会逐年增多。

 

中俄北极开发合作已取得积极进展

 

俄罗斯今日经济通讯社援引俄北方与北极经济中心主任亚历山大·皮利亚索夫的话说,中国的北极政策是为了同各个国家共同建设“冰上丝绸之路”,让企业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皮利亚索夫认为,近年来,中国发展对外关系的重要抓手就是“一带一路”倡议,“冰上丝绸之路”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早在2015年,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曾表示,中国是俄罗斯在北极合作最优先的伙伴之一。在去年12月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式提出邀请中国参与建设北极交通走廊,打造“冰上丝绸之路”。

 

中俄北极开发合作已取得积极进展。据中国商务部去年11月介绍,两国交通部门正在商谈《中俄极地水域海事合作谅解备忘录》,不断完善北极开发合作的政策和法律基础。此外,两国企业积极开展北极地区的油气勘探开发合作,商谈北极航道沿线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俄罗斯在北极地区开展的规模最大的国际能源合作项目是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该项目被普京称为“俄中友好合作的鲜明例子”。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全价值链参与该项目运作,截至2017年10月底,中俄双方已签订96%产量共计1478万吨液化天然气长期销售协议。中石油与中国工商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和丝路基金,一共为项目完成等值190亿美元国际融资,占比达63%。建造天然气工厂需要的142块模块中,以中国石油集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为代表的7家中国企业承揽了120个。项目建设及运输产品所用的30艘船舶中有7艘是中国制造,15艘天然气运输船中的14艘由中国企业负责运营。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除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外,北极地区最大城市阿尔汉格尔斯克市的深水港口改造项目已确定有中国企业参与。俄罗斯联邦财政金融大学教授弗拉基米尔·列梅加表示,“冰上丝绸之路”将来会成为全球海洋贸易的优良交通选项,为俄罗斯的北极开拓计划带来动力,俄罗斯与中国的合作可谓实现目标的关键。

 

北欧国家愿积极参与冰上丝路建设

 

冰岛作为北极区域国家,与中国在极地问题上始终保持密切合作。2012年中冰两国签署《中冰海洋和极地科技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合作进一步深化。“冰上丝绸之路”倡议的提出无疑将赋予中冰在极地问题上的合作更多内涵。

 

目前中冰两国极地合作主要集中在科研领域,由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和冰岛研究中心联合设立的极光观测台将于今年投入使用,建成后将接纳来自中国、冰岛及其他各国的科学家。北极圈大会主席、冰岛前总统格里姆松表示,期待中方将中冰科研合作领域拓展到冰川学、新能源等方面,为人类认识北极、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作出更多贡献。

 

“冰上丝绸之路”将为中国与冰岛在北极基建领域合作带来新的机遇。据悉,中国曾研究在冰岛北部海湾建设深水港项目,以使冰岛成为北海航线上的一个主要航运中心。尽管该港口项目还在研究阶段,但两国之间在极地问题上的合作水平一直在稳步提升。此外,冰岛已准许中海油在冰岛水域勘探石油,两国企业还在就地热能利用进行接触。

 

芬兰作为北极区域大国,对与中国在极地开展务实的基础设施合作始终兴趣浓厚。芬兰欢迎中国提出的“冰上丝绸之路”倡议,望推动其与国内“北极走廊”计划对接,使芬兰成为联通北极和欧亚大陆的枢纽国家。

 

芬兰规划中的北极铁路将连通波罗的海经济区与北冰洋深水港区。“北极走廊”项目负责人洛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冰上丝绸之路”倡议不论是对芬兰还是整个北极地区都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芬兰愿意成为“冰上丝绸之路”向北欧和欧洲大陆延伸的门户国家。

 

洛西认为,“冰上丝绸之路”延伸至北欧将大大增加北冰洋方向与北欧国家间往来贸易运输量,芬兰希望借此将“北极走廊”打造成为新的全球经济区和运输开发走廊;“北极走廊”可为“冰上丝绸之路”打通前往北欧国家和东欧市场的“最后一公里”,将中国、俄罗斯与“泛欧交通运输网”相连。

 

洛西期待“北极走廊”与“冰上丝绸之路”联通,共同构建一个跨越欧亚的宏伟交通网络。“北极走廊”一端的挪威希尔克内斯港是东北航线上距离亚洲最近的西方港口,一旦北极航线实现经常性通航,希尔克内斯港将承担重要货运任务,中国北部港口重要性也将获得提升。“自由贸易与合作对于北极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具有极端重要的意义,这会是一场两个倡议间的双赢合作。”洛西表示。

 

芬兰北极中心公关部门负责人马尔库·海基莱对本报记者表示,作为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国,芬兰积极鼓励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相关合作。当前,芬兰正在评估建设一条北冰洋海底光缆,建设欧亚大陆之间的海底丝绸之路。预计最快到2020年建成后,这条海底光缆将成为连接欧洲和中国的最快的数据通道。

 

【新闻链接】北极政策白皮书撰写者:中国不觊觎成为“北极国家”

1月26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这是中国政府在北极政策方面发表的第一部白皮书,全面介绍了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政策目标、基本原则和主要政策主张。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所所长助理赵隆参与撰写了该白皮书。在白皮书发布之际,澎湃新闻为其进行了专访,解读中国对于北极的理念。


作为学者,此前当赵隆去参加有关北极的国际会议时,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中国的报告为什么没有出来?中国到底想在北极干什么”。


在他看来,这份白皮书实际上是中国参与北极合作的前提,即中国有了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在未来在国际上的交流有了更明确的大方向。


赵隆认为,白皮书可以向外界传递出一个信息:中国不会去超越自己的身份,去替代北极国家来治理、管控北极。

 

白皮书回答了中国在北极的目标


澎湃新闻:《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发布,有什么考究?


赵隆:一方面从国际大环境来说,随着北极融冰加速,近年来各国在北极开发、环保等方面的活动不断增加。中国的“雪龙”号已经完成第8次北极科考,接下来还会有定期的科考活动。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考虑发布这一白皮书报告。


另外一方面,是从中国作为重要利益攸关方的角度去考虑的。包括韩国,日本、德国和英国在内的非北极国家,都陆续发布过相应的北极政策。中国发布这个政策文件,更多的可能也是回应北极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期待,即中国怎么看北极,中国希望在北极达到什么目标。


澎湃新闻:此份白皮书的新点和亮点在哪?


赵隆:新点在于,虽然这个北极白皮书是在讲北极,但是它里面的很多想法和思考,实际上体现了中国国家和领导人关于全球治理的思想,和对于整个新疆域(也就是深海、极地、外空、互联网)的新思考。包括习近平主席在日内瓦讲话里提出的,新疆域合作,中国要坚持和平、主权,普惠、共治原则。这些原则都在白皮书里有所体现。


另外,我们更关注北极,也提出了一些想法。比如各国在北极要相互尊重。北极国家依据相关国际法,享有主权权利,包括管辖权。我们提倡的是其他国家包括北极国家,也应该尊重中国根据国际法享有的一些权利和自由,包括科学考察,航道利用等。


在报告中,中方还用大篇幅讲如何保护北极的生态环境,体现中国对北极新的认知,就是我们需要找到开发北极与保护北极之间的平衡点。中国也倡导各国去寻找这个平衡点,而不能因为北极活动增加而破坏当地生态环境。


“不是把北极视为资源库”


澎湃新闻:中国为什么要关心遥远的北极,有什么战略利益?


赵隆:如果仅从地理上来看,中国不是北极国家也不在北极圈内。但我们在地缘上是近北极国家,重要的是,我们是利益攸关方。中国的态度是,北极国家是北极的主要的权利人,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北极的变化,各方面的影响,实际上对中国等其他利益攸关方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


这种利害关系中国不可能去无视,但也不可能借这个利害关系去超越自己的身份,去替代北极国家来治理、管控北极。这是我们想要体现的要点。


看似与北极很远,但我们又密切相关。比如我们参与北极科考,在北极设立了黄河站,也是为数不多的能在北极设立永久科考站的国家。


中国对于航道的开发潜能,是非常期待的。中国作为一个经济、贸易大国,非常希望在国际贸易和国际航运方面寻找一些比较新的可能性。特别是现在中方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海上合作,还提出建立经北冰洋连接欧洲的“蓝色经济通道”,以及与俄罗斯共同推进的“冰上丝绸之路”等。


实际上中方考虑的更多的是,既共同地保护北极,又合理有序地利用北极,而不是把北极视为资源库而进行掠夺。


“谈战略还为时过早”


澎湃新闻:白皮书的发布是否意味着中国的北极战略成型?


赵隆:还不能称之为战略。因为总体来说,白皮书更多的是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的认识,中国对北极开发的看法,以及中国的一些相关承诺。更多的是向外回应外部的期待。战略更多的是向内指导相关布局和活动,现在谈战略还为时过早。


澎湃新闻:白皮书将产生怎样的影响?会不会引发北极国家的警惕?


赵隆:总体上来看,北极国家对于中国参与北极事务持欢迎态度,中国与所有北极国家都建立了对话机制。但难以避免的是一些媒体和学者对中国的参与持怀疑态度,比如认为中国要打破身份界限,超越非北极国家的身份,将自己的军事力量向北极部署、掠夺资源等。


但这份报告出来以后,可能会有澄清的作用,减少这种各方对于中国的疑虑。因为之前一直都没有官方的说法,更多的是学界和新闻界讨论。现在给出一份这样的官方报告,能够清楚表明中国对北极的立场和看法,会起到积极的作用,减少不切实际的负面声音。


“宁可不开发,也不破坏环境”


澎湃新闻:白皮书谈到,中国的北极政策目标是:认识北极、保护北极、利用北极和参与治理北极。您认为,我们现在在哪一步?


赵隆:这个目标是非常综合全面的,但前两点,应该是我们参与北极事务的优先方向。


人类对北极的认识还非常有限,它(原本是)一个冰封的地带,因为融冰从而可开发,人类对冰上作业、海洋的知识,以及这方面的科学数据都是很有限的,所以我们把认识北极作为首要目标。


保护北极也是表达了中国态度:我们宁可不开发,也不能让开发成为北极的负担、破坏北极环境。在这两点上中国做的最多,尤其是中国的科考研究,中国介入比较早,参与也比较多。


后面的两点,我们会逐步参与。尤其在开发上,我们会强调合作,也就是说,合作是我们参与北极开发的唯一途径。我们不可能无视北极国家,独立地去开发北极。


那么最后一点是参与治理,我觉得这个要体现更多的是中国的智慧和方案。中国不一定要亲自参与到这个区域机制中,但更多的要体现,比如说我们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想法、参与新疆域治理的几大原则。希望把中国的方案纳入到北极治理机制的形成当中。


澎湃新闻:中国对北极的探索相较于俄罗斯等国还是小巫见大巫,在没有合适的条件和设备下,将如何实施这样的计划?


赵隆:首先要遵循一个循序渐进的一个原则。另外一个原则是,要做自己份内的事情,不能超越自己的身份定位,也不能超越相关法律赋予你的权利和自由。也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做一个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包括一个建设性的合作者,要把这个定位搞清楚,而不是说有了这个报告,就大张旗鼓地进军北极,我觉得这个是非常不切实际的。